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咨询案例 >

记一例适应不良的咨询


时间:2013-11-04 21:55  来源:未知   作者:内蒙心理咨询中心   点击:
 小桢(化名)的内心还是感觉到很害怕,没有来由的害怕,焦虑和紧张。虽然对在工作中出错的恐惧比以前轻了许多。第一次的咨询解决了她对工作中害怕出错的焦虑和紧张。但是小桢的内心却还是感觉到很害怕,没有来由的害怕,焦虑和紧张。

   我感觉到小桢的这个个案好像是与她的父母没有很好的链接,但具体是什么状况还有待于在治疗中她自己的感觉来证实。

   在第二次咨询的时候,他的父亲来了,这让个案的内心感觉非常的开心,她的那个父亲是路人甲的感觉迅速的被瓦解掉了,是父亲通过自己的行为让个案感觉到了父爱,这对治疗很有帮助。

   而我好奇的是父亲的爱为何个案以前感觉不到,是个案自己解开了这个迷团,是因为她觉得自从弟弟出生后,全家人都围绕着弟弟转,父母亲,爷爷忙自己的事情,奶奶总是有干不完的家务,只有一个八十几岁的姥姥(是个案父亲的奶奶)会陪着她。尤其是母亲,在小桢的心目中,她的母亲是一个权威,所以她好像一直想要得到母亲的爱和关注,至于其他家人,她好像都没在顾及到,所以爷爷和奶奶的爱,爸爸的爱她选择性的没有去关注到,没有感受到他们也很爱她。只是她一味的选择想要得到母亲的爱,直到现在她感觉她也没有得到母亲的爱,她自己说得到母亲的总是指责,否定。

   所以她现在发现她在小时候一直很嫉妒自己的弟弟,为什么在小时候,她总是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让着弟弟,弟弟比她小四岁,他们俩经常打架,而每一次打架,母亲都会向着弟弟,而指责她,认为她应该让着弟弟。这更增加了让她感觉到她不被人爱,不被人喜欢的感觉。她更加的讨厌弟弟,因为是他的出生,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父母亲和弟弟住在后面的房子,而把她放在爷爷和奶奶那里,弟弟总是新衣服,而她总是穿小姑,小姨的旧衣服,为什么弟弟能到县城上幼儿园,而她只能上村子中的学前班。为什么去舅舅家,弟弟坐在母亲的自行车上,她只能是跟着跑,为什么父母亲总是干什么都带着弟弟,而把她一直放在爷爷奶奶那里。

   她的内心里感觉到她被父母亲抛弃了。

   当她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让她选了一个玩具代表她的弟弟,她可以直接对着她的弟弟说,生气了也可以打他,她选了一只小棕熊代表他的弟弟。她对着她的弟弟越说越伤心,她边说边哭,我几次提醒她,可以打你的弟弟(为了让她发泄出她内心的愤怒),但是她都没有动手。我感觉到她的情绪和情感完全的沉浸在她的小时候,我让她闭上眼睛(让她完全沉在她自己的感受中,不被外界所打扰),让她感觉那个刚才给弟弟说话的她是多大,她说她感觉到那个她很小,只有几岁左右,她说她能感觉到那个只有几岁的她的所有状态,和心理感受。

   我又问她,那你现在,问没有问你的父母亲,为什么要把你放在你的爷爷奶奶那里,她很生气的说,他们说是因为我乖,所以放心我,才把我放在了爷爷奶奶那里的。当说到这里,她很伤心,她说难道我乖反而成了她们不要我的理由了吗?

   我又问她:你现在还感觉得到那个小孩子的状态,她说她能,她说她能感觉到她内心的那个小孩子很无助,很难过。我说我想和那个小孩子对话。我问那个小孩子,在那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的心里,怎么想到要乖?这个乖是怎么来的?

   她说她觉得父母太累了,她不想让父母烦,所以她觉得自己乖一些,父母会好一些;

我又问那么小的你是怎么知道父母的累的,那个累是怎么来的?

   她说每个人都要干活,她很小,她也有自己的活要干。她耍的时候她都会累,她耍累了她可以睡觉,但是当她睡觉前看到父母在干活,她睡醒以后,她看到父母还在干活。她觉得她耍都会累,而且她累了任何时候都可以睡觉,而父母却不能像她一样随时睡觉,所以她觉得父母可能很累。但是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了那个小桢还在父母亲干活的工作台上捣乱,所以她这个时候自言自语的说,父母亲在干活,你不但不帮父母亲,你还在那儿捣乱,她这个时候对那个小她有些生气。她觉得她自己对不起父母,因为她的捣乱,会延长父母亲干活的时间。她的这个自言自语的行为说明她是一个特别容易自责和内疚的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在这儿没有停留)。

   我又问她,你心里的那个小孩是从那儿感觉到父母的累的,她说是从自己的身上感觉到父母亲也会累的。

   从自己的身上感觉到父母会累的这个感觉,给那个小孩子带来了什么?

她说自己要乖,不要让父母累,不要让父母烦。

   我又问当现在的这个自己大姐姐看到那个小孩子那么小,就知道从自己的切身体会里体验到因为自己会累,但是自己能随时睡觉,而父母却不能,经验到父母会累,所以决定自己要乖,在乖的背后,是那个小孩子对父母的什么?

   她回答说是对父母的爱和体贴。

   我又说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会这样。我好奇的是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以从自己的切身体会中经验到累,然后想到自己要乖来爱大人来体贴大人,在她和父母的互动中她怎么会想到要把乖放到自己的行为表达中,这代表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她想了想说这代表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是一个知道体贴大人的孩子。

   当现在的你看到那个小孩子的这些所思所想的时候,你会对她说什么?

   她说原来你是一个聪明懂事的人,我都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不聪明,我以前还很不喜欢你。

我又问她,你现在还感觉得到那个小孩子的感受?,

   她说能,我问她当那个小孩子被她十几年后的大姐姐看到了她聪明,她的懂事以及对父母亲的爱和体贴的时候,那个小孩子想要说什么?

她说那个小孩子很高兴,很开心的感觉。

   我又问,为什么?她说,十几年了,那个小孩子从来没有被人看到过,看到她的聪明,看到她的懂事,看到那么小就知道体贴大人。所以那个孩子很开心,感觉到被大姐姐知道了她的用心。

  那么再想像一下,当你的父母亲现在就在你的跟前,他们也看到了那个小孩子的用心,他们会给那个小孩子说什么?

   她说父母亲都流眼泪了,因为父母都很内疚,她说她感觉到父亲抱着她,母亲拉着她的手,都在给那个小孩子说他们很爱她,母亲还说,“看你瓜的吆,我怎么能不爱你”。

   我又问她,当被父母亲这样爱着,那个小孩子是什么感觉?她说那个小孩子感觉到很开心很开心。因为她感觉到父母亲的爱了。这时,她又自言自语的说,她看到了父亲给她教怎么吹泡泡糖。我让她沉浸在那个场景里一会儿(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在这儿多做停留)她整个人的状态都是快乐的温暖的。

   这个时候,我又问她,现在你这个大姐姐对十几年前的那个小孩子最大的感谢是什么?她说:谢谢你原来是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谢谢你原来是一个懂得想办法,聪明的孩子。当你内心里那个小孩子听到十几年后的大姐姐对自己的感谢,能给那个小孩子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支持。她说:那个小孩子觉得自己变得有些自信,有些价值了。原来她是在用乖在帮助父母,在爱父母亲。

   由于这次主要目标是治疗她莫名其妙的害怕,所以我不得不打断她,你那细细感觉一下,你的那个害怕又是怎么来的?

   她说她感觉到她姥姥的死,这时她又不由自主的哭起来,她说人为什么要死,姥姥前一天还吃搅团来着,但那天晚上睡着了姥姥就死了,当她发现姥姥已经被放在屋中间,脸上盖着纸,家里来了很多人,家里还有棺材。她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别人给她说,姥姥死了。她不愿意姥姥死,她不愿意姥姥脸上盖着纸,她要姥姥起来,要姥姥陪她,陪她耍。但是姥姥再也听不见她的叫声,再也不能陪她了。而且别人还给她说,人死了会变成鬼,她明明在姥姥成练的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厨房的炕上睡着了,也就是姥姥的炕上睡觉。她梦见姥姥突然出现在房子的门口,向她招手,叫她过去,在梦中,她知道姥姥死了,已经变成鬼了,所以她很害怕,她没有敢过去。她被姥姥吓醒了,从此以后,她一直很害怕,那时她六岁。

我又问她,那个害怕的原因是什么?

   她说人为什么要死,而且死了为什么要变成鬼?我现在面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我要给她解释人的存在,意义,和死亡,这好像有些行不通。

   我就问她,你感觉你的姥姥是好人还是坏人?她豪不犹豫的说是好人。那你说,好人死了以后,会去那里?“是天堂,那我的姥姥就不用变成鬼了”。我感觉她的内心如释重负。那现在你感觉一下,你的姥姥到底是什么?你现在感觉一下,你的姥姥就在你的眼前,她一下子就哭了,她说:“姥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把你当成是鬼,她就在那儿边哭边说”。我问她,你感觉到你的姥姥了,姥姥穿什么衣服,她很清楚的给我形容出了一个农村老人的形像。那你的姥姥现在正在干什么?她说姥姥正在看着我,还是以前活着时候的眼神,很爱很爱我的眼神。她又说那个小孩子主动跑到姥姥的怀里去了,姥姥搂着她,正在抚摸她。我问她被姥姥搂着的感觉是什么?她说她觉得很安心,她感觉她的姥姥还是以前的姥姥,还是那么爱她。我问她,你感觉你的姥姥是什么感觉,姥姥好像也很开心。因为十几年了,我从来不敢想姥姥,因为姥姥变成鬼了,我怕姥姥。

   我觉得很好奇,因为一般的孩子不会和姥姥有那么多的情感连接,我就问她,对你来说,你和姥姥的关系像什么?她毫不犹豫的说像朋友,像朋友,怎么说?她说,在姥姥去世之前,一直是她爷爷,奶奶和姥姥还有她在一起,而且奶奶要管一家人的吃饭,和干家务,只有姥姥会一直陪在她身边,而且她不管做了什么,姥姥从来都不会去责备她。即使她在姥姥跟前再捣蛋,她的姥姥会不高兴,但是不会生她的气。我问她,你怎么知道姥姥不高兴,但是却不会生你气。她说姥姥会瘪嘴,但是她看我的眼神并没有变,她只是装生气。我只要一逗她,她就会又笑的。这就是一个六岁以前孩子的感觉。没有人告诉她,姥姥是真生气还是装着生气,但是她是能感觉出来的。

   我就又问她,你感觉是你身上的什么让姥姥那么爱你?她说,姥姥觉得我很乖,很听话,很亲,很捣蛋。很捣蛋?是因为我经常会用我的脏手去抓姥姥的衣服,会在姥姥的桌子上拍下很多我的脏手印,还会去用脏手摸姥姥的每天擦得很干净的观音像。还会把姥姥的拐杖藏起来,会去穿姥姥的小鞋,但是姥姥都不会生我的气,还会给我好吃的,还会在我的姑婆跟前夸我。夸我懂事,亲,听话,聪明。我还能记起来跟姥姥在一起玩的很多场景。家里再没有其他人在家,但是姥姥会一直在家里,我不管什么时候回家,姥姥都会在家里,她很高兴看到我。

   现在来了好多人,她们都过来了。什么她们都过来了?是好多个我,有的很清晰,这个是爸爸曾经打过的我,那个曾给是妈妈打过的我。有很多,她们都围在姥姥的身边。那你感觉她们的感受是什么?她们看着姥姥搂着这个她离开时的我,她们都很开心。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不知道那么多的子人格一下子出来,她们要做什么?我试着要她和姥姥做分离,要她跟姥姥告别,但是她在我的引导下怎么也不愿意和她的姥姥做分别,这可怎么办呢?

  因为我曾经做了一个个案,他的父亲去世了十年,但是他在精神上一直没有和他的父亲分开,后来,他得了很重的心理疾病。后来在杨凤池老师的督导下,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把他和他的父亲从他的精神层面分开,并做了哀伤处理,他才恢复正常。

   所以我就又试着想要分开她和她的姥姥,但是她不愿意,是呀,失去了十几年的爱,让她怕了十几年的姥姥,一下子回来了,她肯定不愿意再分开。我在我的心中回忆着,难道我的理解有误吗?这失去的爱一下子就链接上了,我干吗要把她们分开,叙事是要求连接的,而精神分析是要求分开的,那么我就继续用叙事吧。

   而且在我引导她与她的姥姥分开的时候,她哭得肝肠寸断的,我都很不忍心。她哭着说,姥姥你不知道,在你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像你那样爱我了,我再也不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我了,(这个无法无天是小桢自己内心渴望的一个自我认同,我用叙事把这个无法无天放心她的生命脉络里,成为她的一个新的自我认同,也将会成为她以后的一个资源)姥姥,你走了以后,我对什么都害怕,对什么都害怕,我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了。姥姥,我问她你感觉你的姥姥是什么样子,她说她感觉她的姥姥也哭了,她感觉她的姥姥边抚摸她边哭,她从小长到六岁,她的姥姥离开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姥姥哭过,即使她咳嗽揪得眼泪都出来,但是她没有哭过,但是现在她的姥姥看到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竟然哭了,她能感觉得到,眼泪从姥姥的眼睛里慢慢的流到姥姥的脸上,她能感觉到姥姥很心疼她,很爱她。她感觉到姥姥给她擦眼泪,用手抚摸她的脸颊,姥姥的手在她的脸上碰触的感觉她都形容的清清楚楚的。她说她姥姥的手上虎口部位,有一个梅花形的蓝色的纹身,有五分钱那么大。她说姥姥擦完了她的眼泪,又在给她自己擦眼泪。周围围着一群大大小小的她自己。

   我又问这么多自己的感受又是什么?她说看到姥姥搂着这个最小的自己,她们都很开心,很高兴,我知道一下子她这么多的子人格都出来了,这些子人格都是缺爱,没有被接纳的子人格,她们自己在看到了姥姥,没有被任何人招呼就自己全部跑出来,她们是想让姥姥爱她们,接纳她们。但是由于时间上的原因,我不可能让她们每一个都让姥姥爱一遍。

   所以我就开始问那个在姥姥怀里的小孩子,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她说她现在觉得很开心,很安心,也不再害怕了。那我说那现在按你们先后出来的顺序,让她们一个个都回到你的身上吧,是的,姥姥是爱你们的,姥姥在天堂,只要你们需要姥姥,姥姥会来陪你们的。我跟个案说,她们回到你的身体里面没有,她说,她们正一个一个的正在回,有的是很模糊的一大片,但是我知道她们是好多个我组成的,有的是连接在一起的,有的是一个一个的,分散开来的。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子人格了,她跟姥姥告别,她也回到了我的身体里了,你告诉她,你这个大姐姐会保护她的,让她安心,放心,也让姥姥放心。我问她你现在感觉一下你自己的内心,跟没做治疗以前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她说她感觉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填上了,好像她的心变全活了。好,现在我要她谢谢她的姥姥,然后感谢她自己,让她自己用胳膊拥抱她自己。然后我让她慢慢睁开眼睛。

   我问她现在整个的治疗做下来,她现在自己的感觉是什么?

她说她自己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震撼”!

   由于时间的关系,本该在许多地方可以多做停留的。在这个个案中,她的姥姥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爱的化身,一个无条件接纳她的人,姥姥去世了,本来就是一个创伤了,再加上大人告诉她,人死了以后,就会变成鬼,鬼本身对她来说就是很恐惧的,而那个一直很爱她的人,竟然变成了她恐惧的来源,这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相当于是两个创伤叠加起来了。她的姥姥去世了,她可以回忆以前与姥姥一起的许多事情,来与姥姥的爱连接起来,这就会让孩子慢慢的淡化因姥姥的离去带给她的创伤。但是这个个案却不能那样做,因为姥姥会变成鬼的错误认知(人死后会变成鬼的这个认知在以后给她的咨询中,我将会用叙事解构这个对孩子的控制和影响),让她的内心不敢想姥姥,不敢想与姥姥以前的事情,这得让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付出多么大的心力来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个曾经那么爱自己的人,那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什么?是多么大的摧残。她的内在认为爱她的人离去了,而且成了她的恐惧的来源。而她内在渴望的爱又因为她的乖而没有即时给她。

   还好她目前的社会支持系统很好,她的父母,爷爷奶奶,男朋友都对她很好。还有她单位的领导也对她有很大的支持。这一切都很有利于她的疗愈。

 由于时间的关系,在这个创伤治疗中,有许多地方本该再细致一些,但那样时间会太长,容易破坏这次整体的治疗效果,所以为了保证整体的治疗,在小桢以后的咨询中,有的该细致的地方,我将会进一步的细化,以保证小桢能回复较满意的工作和生活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