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资讯 >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区别


时间:2017-09-22 10:53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心理咨询起源于二十世纪初帕森斯的职业指导。当时美国正值工业化和都市化时期,大批农民进城打工,职业指导应运而生。后来,职业指导与皮尔斯的精神卫生运动合流,“指导”内容除了工作和学习,把培养健全人格、促进心理健康、预防心理障碍也囊括了进去。再后来,罗杰斯发现了“指导”的弊病,倡导以来访者为中心的非指导性心理咨询,心理咨询遂走向成熟。而心理治疗起源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或者还可以追溯到麦斯麦的催眠术。在二十世纪前半叶,精神分析是唯一的心理治疗技术,后来出现了行为主义,再后来,各种新的技术和方法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我发现, 心理咨询比较容易共情,心理治疗不容易共情。这是因为,做心理治疗意味着来访者有病,他的问题来自他自身,而不是环境和他人,必须从他身上找原因。这样一来,治疗师就会对来访者有戒心,怀疑他的陈述不客观,需要澄清、辨别,甚至纠正,而忘了共情。心理咨询认为,来访者是正常人,他的苦恼是生活事件、环境或他人引起的,不是他的错,他实际上是一个受害者,值得同情,因而很容易共情。

不是心理咨询的对象是正常人,而是心理咨询把对象当正常人看。

认知ABC理论认为,心理障碍(C)不是外界事物(A)直接引起的,而是不合理信念(B)引起的。所以,治疗心理障碍不是处理外界事物,而是改变不合理信念。这是心理治疗的观点,不是心理咨询的观点。心理咨询还是要采纳罗杰斯的观点,以来访者为中心,无条件接纳(来访者都是对的)。

有意思的是,灵修把认知ABC理论奉为至宝。

亚隆发现,团体中的人很容易被他人影响,人们的很多行为不是发自内心,而是顺从、迎合他人,其目的也是控制、操纵别人。团体治疗可以提高对这种互动的敏感性。同样,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行为也是很容易受环境和他人的影响的,过分内省无疑是南辕北辙。

心理治疗必须是内省的,心理咨询则应该“外省”。“外省”使人与环境保持协调。心理咨询不能脱离现实。

心理咨询是世俗的。

但是,心理咨询不代替来访者处理现实问题,而是与来访者商榷如何处理现实问题。咨询师是参谋,不是跑腿的。


第一个打破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界线的人可能是罗杰斯。他发现非指导性心理咨询不但可以解决心理问题,也可以治疗心理障碍。其实,精神分析学派也从实践中发现,精神分析的效果不在“分析”,而在移情。同时,很多心理咨询师发现精神分析和行为主义的理论可以解释各种心理现象,而把这些理论应用于咨询中,进一步打破咨询和治疗的界线。

严格地讲,精神分析心理咨询和精神分析心理治疗、行为主义心理咨询和行为治疗是不同的,因为前者是咨询,后者是治疗。咨询就是谈话,面对面,或者打电话,或者写信(书面谈话),而治疗不限于谈话,可以用动作、表情,甚至工具。

另外,心理咨询的对象通常是正常人,他们遇到了心理问题,寻求帮助,所以罗杰斯称他们为“咨客”或来访者,而不是病人。心理治疗的对象是病人,他得了“心理病”,如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恐惧症,所以需要治疗。

正常人遇到心理问题,可以求助,也可以不求助,那是他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所以,心理咨询遵循“自愿”原则。心理病人得了病,身边的人就有义务劝他去看病,如果危害他人和自己,可以强制治疗。

《精神卫生法》把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做了区分,规定心理咨询师和社会上的心理工作室只能做心理咨询,不能做心理治疗。心理治疗必须在医疗机构,由心理治疗师或精神科医生来做。这样一来,没有资质的个人和机构对心理病人做心理治疗,都是非法的。所以,咨询师觉得自己的手脚受到了束缚。其实,束缚只有一点点,咨询师还有很大的施展空间。

心理咨询的对象是正常人,正常人肯定比病人多。治病人多少会有风险,“治”正常人没有风险。心理咨询的内容是心理问题,心理问题好解决,心理病难治。所以,这样的限制其实是对咨询师的保护。

教材上说心理咨询的对象分三类:精神正常、心理健康,遇到与发展有关的心理问题;精神正常、心理不健康;3、精神不正常,但已临床治愈。

应该再加上一类:精神不正常,还没治愈。

 

正常人会遇到心理问题,不正常的人就不会吗?不正常的人比正常人更容易遇到心理问题,更需要心理咨询。例如,一个抑郁症病人,行动缓慢、反应迟钝、工作效率下降、行为退缩,会带来工作问题、学习问题、人际关系问题、婚姻家庭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给精神不正常的人(即心理病人)做咨询,要处理的是他的心理问题,而不是心理障碍(如抑郁症)。换句话说,咨询师要绕开症状,不要盯着症状,消除症状是治疗师和医生的事。

 

有人说,我这样做是玩文字游戏,钻《精神卫生法》的空子。我不以为然。我曾经给一个偏执性精神病患者做咨询,她怀疑老公有外遇,属于嫉妒妄想,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太多疑,想消除她的妄想,结果跟她陷入敌对状态。我不提妄想,而是问她需要我做什么(咨询目标)。她说她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负心郎回心转意。我教了她一些方法,诸如威逼利诱之类的,她有些接受,有些不接受,最重要的是她觉得我理解她,所以她什么话都跟我说。最后,她找了一个私家侦探去跟踪老伴(一旦找到证据就让他净身出户,老伴也立了军令状),自己安心去老年大学学插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