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资讯 >

985大学研究生跳楼身亡: 如果可以, 请早点认识社会!


时间:2019-10-11 17:23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陈泽民,在近日跳楼身亡。

这名来自河南滑县的寒门之子,在结束自己生命前,于黑板上留下了三行血书,控诉华中科技大学的两位导师(石某和徐某某)。



伴随舆论的发酵,陈泽民今年6月写下的那篇长达7页万余字的《狗血的研究生生涯》,也在网上广为传播。

万言控诉信中,陈泽民站在自己的视角,详尽地描述了自2016年8月29日研究生开学,到今年5月延缓毕业,近3年的读研期间,他和两位导师之间的矛盾间隙,他对学业工作的迷茫焦虑,还有他身陷这种绝境,走投无路也无法自救的无助。



他的自述字里行间,我看到了一个敏感、脆弱、多疑,而且仿徨无助的灵魂。出身小地方的农民家庭,全靠一个人考试挤进了一所好学校。以一己之身承载着全家对未来的所有希望,以为考上一所好大学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带着一种朝圣的神圣感进入大学,当然会收获一脸失落和茫然。

陈同学的自述里面写道:2016 年 8 月 29 日凌晨 2 点多,当长途大巴车缓缓驶入武汉市区,借着微弱的路灯,我坐在窗前努力地想要看清窗外的每一条街道、建筑,尽管这已是我第三次来到这座城市,但前两次都是匆匆来去,一次看学校,一次复试,一想到接 下来两年自己将要生活在这里,心中禁不住有些激动。

字里行间能感受到他对未来的无限期许,他期待的应该是一个同学友爱,导师如父,充实美满的研究生生涯。然而现实却并没有如他所愿。

我们常说,看一个人,不要单纯看这个人,而是把他放在所在的环境中去看才有意义。

陈泽民的妹妹告诉记者,他们的父母均务农,且身体不好,父亲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母亲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均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所以,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但哥哥很争气,本科就读于河南农业大学,每年都拿到一等奖学金,基本没太让家里操心。

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优秀来源于自律与独立,同时也深藏着孤独与无助。

在面对重大的生活挫折时,父母不仅不能与你分忧,你还得向父母藏起自己的忧愁,因为,你清楚地知道,一旦说了,不仅得不到帮助,还会徒增父母的忧愁。

所有的压力,只能自己一肩挑。

除了家境不好,陈泽民还患有白化病——他的头发先天呈金黄色,皮肤比普通人更白些;和先天弱视——用他自己的话说,“天生视力三米外看不清别人的脸。”

这些先天劣势,与研究生不能顺利毕业、没有找到工作、无法回报父母等等压力滚滚而来,以致“两年来,每日翻来覆去睡不着。”

那么,这样一个“学霸”级别的人,由于种种原因,在即将毕业之际, “实验室同学、学长们,都开始拿到不少offer,兴奋的讨论着,自己这边毫无结果,论文也还没确定要研究的点。”此时“感觉几近绝望。”





陈泽民的离开,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孩子。

据澎湃新闻报道,10月14日上午,杭州钱江四桥附近的钱塘江水域发现一具浮尸,经家属辨认,确认为失联的浙江大学博士生侯某某的遗体。

在网传的侯某某的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中,他写道:“可能我只是不太喜欢,也不太适合这个世界,所以再也不想多做停留了。不想再假装,也不愿再撒谎,只想做我自己而已,是真的难。”

侯某某在最后的朋友圈中致歉家人,“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对不住家人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啊,妈,也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剩下愧疚,只愿下辈子投胎不做您的孩子,也不想再让您受伤。”



跳楼自杀的研究生博士生,早已不是个例。暂且不说遗书中控诉的导师的问题,我想要对被“压榨”的年轻人说一些话。

中小学有校园霸凌;大学你就会开始明白,学校就是一个小江湖,你已然进入了成年人“勾心斗角”的世界里,潜规则和暗箱操作,你便要从这里开始“适应”;考研的读博的,也总是难免会遇到些糟心事;参加工作以后社会大学里的纷繁复杂错综争斗,就更是家常便饭。

偷拍、猥亵、性骚扰、盗窃、欺诈、坑蒙拐骗、家暴、出轨、天灾人祸...

人这一生,谁都会遇到几个烂人,碰到几件糟心的破事。

痛苦不堪,就要选择跳楼跳江的去自杀吗?

你有勇气去纵身一跃求死,为何就不敢放手一搏求生?

如果恶人太恶,那就奋起反抗;如果命运不公,那就和它斗到底。

每个人这一生,都是如履薄冰的摸着石头过河,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人生是平坦的康庄大道,屈辱和欺压,本就是磨练意志强大自己的必修课。

很多家长也都有一个错误思维——孩子嘛,成绩好就一切OK。

你全心都是他能不能考上好大学,却没有教他如何让内心强大,你和他同仇敌忾,认为批评和建议都是老师和亲戚的苛责。于是他出一点问题就惶恐不已,难以承受。

他可能如你所愿考上了名校,拿了很高的学位,甚至还多才多艺。但是,他自私、冷漠、脆弱、没担当、不懂事……完全不适应社会。

稍有不顺,友谊的小船就翻了,生活的大船就沉了,人生的巨轮也漏了。

社会才是检验一个人和一对父母的最终标准。而这个标准,是综合性的。在督促孩子学习的同时,不要忘了教会孩子这些:如何通过正当途径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如何与其他人更好地相处和合作,如何在做错事后勇于承担,如何真正长大,而不是当个嗷嗷待哺的“巨婴”。

毕竟,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就要独自面对这世界。到时候养出一个脆弱的孩子,父母才真的要伤透脑子。

所以,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该在他离开你之前,教会他和世界相处的能力,这是你对他和对自己的最大帮助和负责。



陈泽民以这样决绝又悲怆的方式,如是离去,更是让我们看见了寒门之子的共同创伤:
  
因出身贫寒卑微,所以特别渴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因肩负家族期待,所以自我压力特别沉重;
  
因懂得除了拼命往前,没有别的出路,所以往往不自觉地堵死了自己的退路;
  
因把家人、父母、他人和外界的评价看得太重,所以把自己的性命看得很轻……

他患上的是“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是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1967年在研究动物时提出的,他用狗作了一项经典实验,起初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以难受的电击,狗关在笼子里逃避不了电击,多次实验后,蜂音器一响,在给电击前,先把笼门打开,此时狗不但不逃而是不等电击出现就先倒在地开始呻吟和颤抖,本来可以主动地逃避却绝望地等待痛苦的来临,这就是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将成为你心理上的梦魇,“梦想被人扼杀”将成为你灵魂上的创伤。

知识份子凡事都喜欢讲道理,研究生们太专注学术,通常缺乏人际斗争的经验。

这会使他们成为导师桌上的待宰羔羊,成为学术剥削下的牺牲品。

真的想告诉他们,如果可以,请早点认识社会,要学会斗,要学会走,用脚投票,用嘴发声,决不让自己的命运被人操控。

要学会“善败”,“败而不伤,败而不亡”,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只要能保全自己,你就一定有机会翻盘。

保存实力,相机而动,这是弱者战胜强者的不二法门。

寒门学子,要赤脚走过太长的荆棘,要流下太多的泪水,要品味太多的苦头,要捱过太漫长的暗夜。

作家刘娜给从农村考进大学的孩子们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①如果可以,请早点认识社会。 
穷人家的孩子,从乡村来到城市,跨越的不仅是地标,还有心理。
  
大学期间,尽量找机会去做兼职,去了解社会,去熟悉人情,从农村乡情乡俗中跳出来,在实践和锤炼中,熟悉城市人群的生存法则。
  
这不仅是赚钱的问题,还是锤炼心智的问题。

②能读研固然好,读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继续教育,本质上是量力而行的教育,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穷人家的孩子,尤其不要抱着“工作不好找,所以才去读研”的逃避思想。
  
不管是否读研,社会这个斗兽场,你早一天面对,早一天开战,就早一天受益。
  
起点低一点,不怕,怕的是,明明起点低,还总想一口吃个胖子。

③家人拼尽了全力,你更要保护好自己。  
很多底层家庭,父母砸锅卖铁供养孩子读大学,读研究生。兄弟姊妹多的家庭,甚至以两个孩子辍学的牺牲,换取一个孩子读书的机会。
  
那个最后读成书的孩子,认为自己不学出个名堂来,就无法面对父母和兄妹。这种心理下,一些穷孩子一旦学业受阻,特别容易陷入沉重的负罪感,进而走向极端。
  
所以,穷人家的父母,更要适时告诉孩子:
  
再也没有比人更远的路。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

④不要为向别人证明自己,透支了身体。  
穷人家孩子,因为吃过太多苦,也因为总想向别人证明自己,还因为自知没有后路,所以很容易陷入“干活不惜命,工作不要命”的误区。
  
无数的悲剧和事实告诉我们,穷人家孩子更容易身体早垮,健康早塌,病患早到。
  
为了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请照顾好自己。

唯有那些不甘沉沦者,会想办法者,心怀希望者,最终从惊涛骇浪中起身,挣脱扼住喉咙的命运之手,等来改命转运的幸运之神。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