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对自杀的解读


时间:2014-07-25 15:55  来源:未知   作者:内蒙心理咨询中心   点击:
凡是涉及到自杀两个字,都会对交谈者产生无形的压力。因为自杀是一种文化禁忌,也容易激发人对死的联想与恐惧。虽然死这个现实是不可战胜的,但是人总在本能地回避死的问题,心理医生也不例外。每当我面对一个要自杀或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我都会放弃专业规定,向当事人让权。在心理培训中我们接受了尊重自杀这样的思想,自杀是一种权威、一种尊严,不是逃避,而是选择。人没有主导生的权力却有选择死的权利。但文化传统让我们两难,我们必须尽到努力去挽救自杀者,并向他们提供尽可能的人性关怀。

 

自然界,哺乳动物差不多都有自杀行为。我们必须坦诚我们对生命现象知之甚少,生命的延续、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则,不是人类文化可以完全洞察的。我们的文化有时很可笑,英雄挺身炸碉堡、堵枪眼,就不称为自杀,而是献身。其实,这也是自杀,只是文化可以给这类自杀找到意义,而普通生活中的自杀没有意义。但我们也知道,意义是文化建构的,人类的自杀是存在一种意义的,象征生命的一种更新与循环,只是这种意义不被文化接受而已。

 

自杀又很多变种,有的人想死,但又畏惧死,怎么办呢?就做一些更可怕的事让自己该死,不得不死。当他杀了人以后,想不死都不行了。要注意这样的自杀可能杀的是自己的亲人或认识的人,平时没有多大的仇隙,只是容易找到机会实现自己的目的。系列杀人犯的内心深层也是渴望死和不停地寻找死的人。研究犯罪心理学你就会了解想死、不怕死是犯罪的深层根源,想死的人不尊重生命。鼓励人们珍视生命的、恐惧死亡可能是抑制犯罪最好的文化策略。怕死的文化是把社会导向和谐、安定、平和的文化。

 

另类自杀是一种迂回自杀,表面上不是自杀,实际上哪儿危险就去哪儿。有些职业和运动场所差不多是无意中想自杀的人聚集的地方。登山或出警时和这样的人结伴你可能会倒霉。他们高度地不关注安全,因此很勇敢。电影《狂徒凶警》讲的是一个警察误以为自己得了肺癌,只有几个月的生存期,想因公殉职得到大笔抚恤金,哪儿危险就往哪儿去,结果制住悍匪。当然,拼命的抽烟、喝酒、吸毒、开快车、冒险、性乱、饱食终日的人也要算是另类的迂回自杀者。

 

还有一类自杀者更是千姿百态,这种叫伪自杀。他们本身并不想死,却选择自杀的方式,当然无一例外地会给自己留下后路可被及时地发现,并采取根本就死不了(切割皮肤、服少量药物,跳进很浅的水池等)的方式。他们或是以死对某个人要挟;或者只是为了取乐(自慰中的勒颈);或只是寻求一种宗教体验(对死亡的超越体验)。

 
具有边缘性人格的人容易用自杀来面对复杂的现实情景,她们最常用的方法是割腕,但不会很深,只是要流一些血。另一类是癔症性人格,她们的自杀有更多的表演性和戏剧性。这两者有一个共同点是自杀总是发生在她的愤怒指向的人或相关的人在场的时候。这样的自杀旨在制造一种控制,给对方套上一副沉重的枷锁。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美好的东西,珍惜生命才是人类社会最高的精神目的。因为珍视生命,我们珍惜自己,珍惜这个世界。尽管我反对迂回自杀和伪自杀,但对那种绝对的自杀还是保持高度敬畏。我坦诚自己对自杀知道很多却懂得太少,只能接受它是人类自然死亡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