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恐惧症 >

我们应学会如何与恐惧共存?


时间:2018-08-30 16:01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18岁时,我启程去另一个城市上大学,看着凌乱的房间和还空着的行李箱,迟迟不肯动手收拾;

 

21岁时,我在准备第二年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距离见导师的日子还有两周,一周,三天,我盯着毫无动静的word文档,无比焦虑;

 

23岁时,我租房的第二年,看着洗碗池里昨天的碗筷和厨余,还是不想动手,后来,我买了很多一次性碗筷;

 

24岁的我,在赶一篇关于拖延症的稿,我知道今天必须要发出去了,可是,我花了一个小时整理电脑,半个小时收拾办公桌,我告诉自己,“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总会写完的”。

 

我感觉我的拖延症没救了,我知道我身边很多朋友同我一样。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堆积的事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习惯于把事情留到最后一刻。

 

拖延症被定义为“尽管有着消极的后果,仍然要推迟开始或完成一项任务的习惯/倾向”。轻度的拖延症对于我们也许并不会有太多的困扰,因为我们往往可以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在“Deadline”到临到的前一刻完成任务。

 

然而,严重的拖延症会极大地影响我们的身心健康和社会功能。比如,伴随而来的压力、焦虑、愧疚感、危机感,失去效率和生产力带来的后果,以及没有完成许诺的责任带来的内疚和“污名”。因而,当我们感到生活因“拖延”变得乱七八糟,寻求心理援助就将成为必然的选择。

关于为什么会“拖延”,有不同的解释。因为害怕失败、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始、因为缺乏时间管理的能力等等、因为在犹豫要不要开始,这些各种各样的理由,阻碍了我们成为一个“说做就做”的行动者:

 

  • 完美主义。因为事事都想做的最好,因为害怕失败,因为不想暴露自己的弱点,所以干脆推迟着手完成任务的时间。这样,一旦任务失败,我们可以将其解释为“时间太紧张”,而不用承认“是我的能力不足”;

  • 恐惧未知。我们不想做一件事,可能是不想面对这件事带来的未知的后果:我一次次推迟着去医院的时间,是因为不想面对身体可能出了问题的事实;不想去清算这段时间的收支,是因为不想看到,信用卡的欠款越来越多;不想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因此,宁愿停在当下,踟蹰不前。

  • 犹豫不决当一项任务过于复杂,我们可能会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该怎样开始。这项任务我该不该做?我应该怎样做?第一步是什么?我应该花费多少时间?就在这样的犹豫与思忖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 焦虑。拖延,还有可能来自对任务本身的焦虑:想到一项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脑细胞,想到要完成这项任务必须放弃一些更轻松、更有兴趣的事情,强烈的焦虑感便让我们远离焦虑的来源,也就是任务本身。


如果我们将这些内部的原因称坐“心魔”,传统的心理学范式往往鼓励从这些“心魔”入手,战胜“拖延”的根源。

 

让我们来看看咨询室中关于拖延症的一段常见的对话:

来访者:“我似乎没有办法去洗碗。”

治疗师:(长长的停顿)“我听见你说,你把很多的碗放在水池里面没有洗。”

来访者:“嗯,是这样。”

治疗师(看上去沉思的):“我知道了。那这样的情况给你怎样的感受?”

 

关注来访者的行为,及行为背后的认知与情绪,是心理咨询中最典型的过程之一。通常认为,审视我们的感受和错误认知,去体会、调整、甚至消除它们,是改变行为的前提。我们的感受和想法是内在的,本质的,我们自己可以接受的一部分它们使我们成为我们自己,也在很大程度上受我们的意志的控制。所以,森田治疗并不需要我们去检查我们是怎么感受的。相反地,它强调,聚焦于自己的感受并把它们单独挑出来会强化这些情绪。如果我们去试图这些感受的来源,试着去调整它们或消除它们,仅仅放大了这些感受并延长了它们自然存在的时间

 

 

我们拖延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有很多来自内部的“心魔”,比如,恐惧,焦虑,犹豫不决,和完美主义。如果我们对工作面试感到焦虑,我们便不能变得放松、自信;如果我们在担心任务能不能完美得完成,我们便不能发现任务本身的激动人心

但是,这些“心魔”是有其自然的“生命周期“的如果我们直面这些情绪去行动——而不是允许我们自己因这些消极的情绪而动弹不得——那这些情绪通常就自然而然消失了,并且消失的速度会比我们去探索情绪、去担忧、去无所作为时更快。“与心魔共存”而不是“战胜我们的心魔”。我们不需要去消除关于工作面试的焦虑,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去注意内心的焦虑,把它作为正常的一部分去接纳它,然后把它带到今后的行动中去。森田疗法强调“为所当为——如果有一个行动对于我们特别重要,那么我们无论如何都会去做。这样,那些“心魔”会失去它的力量,我们很多无所作为的原因也很自然地转化为有建设性的努力。

 

关于无所作为最常见的“心魔”是恐惧。当我们想象未来的道路,会发现它充满令人恐惧的危险——失败,尴尬,拒绝,不适,痛苦,甚至死亡。而因为恐惧,我们会发现自己被冻结在无所作为的冰山中。

 

恐惧未必是我们的敌人。它可以使我们三思而后行,告诫我们谨慎行事,或者告诉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它可以提醒我们,我们的行为可以产生怎样的实际后果。

 

但是,有时我们根本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也会产生恐惧——害怕失败,害怕暴露缺点,害怕不确定的未来。这时,恐惧便阻碍了我们向梦想迈进。于是,我们宁愿停在无所作为的当下,也不愿去想让我们恐惧的未来。

 

 

所有的行动都涉及一定风险,因而恐惧是正常的;但是,无所作为也涉及一定的风险。我们应该如何防止恐惧阻止我们完成重要的任务呢?当恐惧使我们心脏加速、手心出汗时,我们如何坚持到底?森田疗法说,我们应学会如何与恐惧共存。

 

日语中用“あるがまま”(顺其自然)来形容“接受事物本来的的状态”在森田疗法中,我们不会试图战胜我们的恐惧 (或者其他情绪),不去谈论它,理解它,或者摆脱它。相反,我们会将能量引向我们的行动。很多武术都运用了相似的哲学原理,我们不去直接战胜对手,而是用对手的能量打败他们——这就是为什么一个50公斤的女人可以扔得动一个80公斤的男人。

 

 

“来吧,继续做那个最不完美的人”

 

阻碍我们发挥我们的潜力,过上最有用、有意义、愉快的生活的,不是“不完美”,而是对“不完美”的关注,所以,森田正马说:“放弃关注自己”

 

1、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叛逆的小孩。

你的人生哪怕有一次,放出自己内心那个叛逆的小孩,这样,到老的时候,我们才不会感叹,这一生,我都在为别人而活着。

 

2、一切想活而又能够活下去的东西,都具有强烈的生命力。这是一种不可忽视,不能磨灭的力量。

不论是野兽,还是人类,这种生存欲望都是一样的。

 

3、所谓“广泛交际”,不过是一种虚张声势。

不要进行不必要的交际。

不要丢失自己,一切行为都要出于本意。这才是去伪存真的自然状态。

 

4、能够摆脱强迫观念的人,一定是有过深厚人生阅历的人。希望成为完美的人,就必定饱受“强迫”的痛苦。

 

 

5、我们面临最根本的恐怖,是“死亡恐怖”。从表面来看是“求生”欲望,不想死,想活,这对谁来说都是共同的、本能的欲望。

 

在求生的基础上,我们发展出了更多的欲望——“想活得更好、不想受人轻视,想做一个了不起的人”,种种复杂的、无穷的欲望。

 

受神经症折磨的人,为什么会过于恐惧疾病,为什么会因失眠痛苦。如果真的能自我觉察,就会明白这些痛苦,归根结底是因为求生的欲望过于强烈。

 

6、所谓忘记,不属于人的意志行为,是一种无意识的状态。我们不能掌握什么时候忘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睡着。

 

我们越是焦急地想要忘掉,越是想快点睡着,就越是容易引起逆反,背道而驰。

 

7、神经质令人苦恼,强迫观念也是痛苦的。

痛苦无法解脱,我们不如接受,当我们从这种痛苦的体验中醒悟过来时,一条崭新的道路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曾多次在患者身上得到验证——当患者感到痛苦到了极点,体会到自己确实是无力反抗时,心理冲突就被破除——痛苦就会得以减轻。

 

患者领悟到痛苦无法逃避时,就会能够真正接受痛苦了。


8、有人因为其他疗法对神经症治疗效果不大,抱着怀疑的态度尝试森田疗法,我把这种行为叫“顺从”。怀疑的是我,听从的是理智。怀疑和理智的对立越扩大,这两者之间的斗争也就越激烈,那便是“大服从”。“大疑才能大悟”,神经症的治疗也是如此。越是经历越多,越是有怀疑的人,越是能治好。

 

9、对天灾的恐惧,和对鬼魂的恐惧是相同的,这都是对未知的恐惧。

这种恐惧是无法避免的。对无能为力的事,我们只能接受。

 

10、神经质患者常说自己读书时理解不好,精神涣散,注意力不能集中。

这是因为患者的完美主义导致的,过于期待自己能高效读书——患者在读书的时候,精力不能集中在书上,而是揣测自己的心情,或思考以前的事情,导致情绪焦躁不安。 我会要求患者摆脱这种”完美主义“的预期。大部分患者如果能意识到这一点,稍加训练,就能在嘈杂的环境里,或是心情不快时,平心静气地读书。

 

“现在开始采取行动,带着神经质或不完美, 或者拖延症、不健康、懒惰和其它任何的也许并不准确的标签。来吧,继续做那个最不完美的人,同时,开始做那些你想要完成的事情。” 呼和浩特支点心理咨询中心www.nmgxlw.com/;微信:18047123132,18548182068

 

"Do it anyway"——为所当为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