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强迫问题 >

马斯洛:强迫症究竟是什么?


时间:2018-09-08 11:42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打麻将,所有花色一定要正着摆,隔壁都快胡了,我还在码牌。
挤牙膏,一定要从底部挤,用完的部分要压的扁扁平平。
微信所有未读提示一定要消灭掉,见到小红点就要点开,不然一整天都不舒服……”
很多具有类似习惯的朋友都喜欢开玩笑说自己有强迫症,
所谓强迫症究竟是什么呢?
爱整洁、有条理就是有强迫症吗?
今天就让我来看看心理学大师马斯洛是怎么分析强迫症的吧!
强迫症究竟是什么?
紧张、局促、整洁、准时、有条理、有节制... 强迫症
唯一能达到安全、无焦虑的路
我想首先谈谈有一种形式的神经症,即强迫症。
有这种神经症的人是刻板的、封闭的,他们不能开怀玩乐。
他们总想控制自己情绪,因而看起来相当冷漠,在极端的案例中他们甚至是毫无表情的。
他们总是很紧张、很局促。这种人在正常状态下(发展到极端,它当然是一种疾病,不得不接受精神病医师和心理治疗医师的治疗)一般是非常有秩序、非常整洁、非常准时、非常有条理、非常有节制的,能成为很有用的人才,例如,优秀的簿记员,等等。
    现在,用心理动力学的术语可以非常简明地把这些人说成是“极端分裂的”,可能比大多数其他人分裂得更明显。
当我们更多地理解这些人并对压抑的原因有所理解时,我们就会懂得,这些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我们所有的人,于是我们又一次从极端的例证中学到了有关较一般和较正常的知识。
这些人必然会如此,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们不可能走另一条道路,这是唯一能使他们达到安全、秩序、无畏惧、无焦虑的道路,即通过条理化、预见、控制、驾驭的道路。
这些合适的目标都只有用这些特殊的方法才能达到。对于这样的人,“新”东西是有威胁的,而任何新东西对它都不可能出现,因为他能把它纳入过去的经验,能使变动的世界冻结,能自以为什么都没有变。
他只有依据那些过去很起作用的、“久经考验的”规律和法则、习惯、适应方式步入未来,并坚持在未来继续利用这些法则,他才会感到安全而无焦虑。
       为什么他们必须那样做?
为什么他必须这样做?他害怕什么?
心理动力学家的回答是——用非常一般的术语说——他害怕自己的情绪,或最深处的本能渴望,或最深蕴的自我,那些他拼命压抑的东西。他不得不如此!否则他觉得自己会发疯。这一出畏惧和防御的戏在人体内上演,但他使它趋向概括化,向外投射于整个世界,于是他很容易以这种方式看待整个世界。
他真正防范的是自己身体内的危险,但此后只要他一看见任何使他想起这些内部危险以及和这些危险相似的东西,他就会在外部世界中与之战斗。他同自己趋向混乱的冲动作战而变得特别有条不紊。外界的混乱将使他受到威胁,因为这使他想起内部的混乱,或者害怕他抑制的冲动起来革命。
任何危及这种控制的东西,任何能增强危险潜伏的冲动或削弱防御壁垒的东西,都将使这样的人担惊受怕。

放弃了诗意和创造性
这样的过程使他丧失很多东西。自然他能赢得一种平衡。这种人能终其一生不致垮掉,能掌握事态于控制之下。他极力控制,大量精力消耗于控制中,仅仅控制自己也会使其疲惫不堪。
控制是疲劳的根源。但他能对抗下去,继续保护自己,防范他的无意识中的危险部分,或防范他的无意识自我,或他的真实自我,他曾受到教导认为那是危险的东西。他必须把一切无意识的东西驱逐出去。
有一个寓言,说一个古代的暴君,他追逐一个侮辱了他的人。当他知道这个人躲藏在一个城镇里时,便下令杀掉城中每一个人,这只是为了能够确信那个人不致逃脱。强迫症患者的行为也类似。杀掉和逐出一切无意识的东西,为了能够保证它的危险部分不漏网。
我所说的这些话是要表明,我们的快乐、幻想、欢笑、游荡等能力成为自发的能力,以及这里对于我们最为重要的创造的能力,都是出于这一无意识,出于这一深蕴的自我,出于我们自己的这一部分。一般地说,我们对于这一部分是心存戒备因而力求加以控制的,而我们的创造能力则是一种智力游戏,是一种能使我们成为我们自己,能进行幻想、放任,并暗自着迷若狂的能力(每一真正新颖的思想起初看来都是疯狂的)。
强迫症患者放弃了他的始发创造性,放弃了审美的可能性,放弃了他的诗意,放弃了他的想象,淹没了他一切健康的稚气。
而且,这也适用于我们称之为良好适应的问题,适用于曾被描述为分毫不差地符合的本领,即,善于处世,很现实,按常识办事,成熟,能干大事。恐怕这些适应的某些方面也意味着放弃那些对良好适应构成威胁的东西。就是与世俗妥协,与常识的需要以及物质、生物和社会现实的需要妥协的动机和努力,它一般是以放弃我们深蕴自我的一部分为代价的。在我们中它不像上面说明过的情况中那样显著,但恐怕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我们称为正常成人适应的东西也越来越意味着背离那些会威胁我们的东西。而威胁我们的东西则是温柔、幻想、情感“稚气”。

循规蹈矩,有问题的理性
这些始发过程,这些无意识的认知过程,即感知世界和思维的无意识过程,这些我们所关心的过程,是非常不同于常识法则的,不同于严密逻辑,以及精神分析家称为“次级过程”的东西。
在次级过程中,我们是合逻辑的、明智的、现实的。
当“次级过程”和始发过程隔离开来时,始发过程和次级过程双双受损。在极端情况下,把逻辑、尝试和理性同人格的深蕴层隔离开或完全分割,会造成强迫症,造成强迫性理智型人。
这种类型的人简直无法在感情世界中生活,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恋爱,因为爱情是不合逻辑的,他们甚至不能容许自己失声大笑,因为大笑是不合逻辑、不合理和不明智的。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当这个人已经分裂时,便出现了一种有问题的理性,以及有问题的始发过程。
这些次级过程,被弄得分隔开和二歧化,可以认为主要是畏惧和挫折造成的一种结构,也就是一种防御、压抑和控制的系统,一种抚慰系统所造成的,为了能够以狡诈而隐秘的手段与一个使人受挫的、危险的物质世界和社会环境讲和,因为它们是满足我们需要的唯一源泉,使我们得到任何满足都不能不付出非常昂贵的代价。这样一种病态意识、病态我、意识我变得越来越遵循他们认为的自然和社会的规则行事。这意味着一种盲目性。
    强迫型人
在某些情况下非常有用
强迫型人不仅失去了许多生活乐趣,而且他在认知上也变得对他自己的许多方面盲无所见,对他人的许多方面,甚至对自然的许多方面也同样看不见了。甚至作为一位科学家,他也会对自然的许多方面盲无所见。确实,这样的人也能做成某些事情,但我们必须首先问,像心理学家总要问到的:那是以怎样的代价做出的——对他自己而言(因为他并不快乐)?其次,我们还要问他们最终做到了什么?是否值得去做?
我遇到过的最好的强迫症例子是我过去的一位老教授,他是一个有节约癖的怪人。他把读过的所有报纸都按周分别捆好。每周的报纸都用一根小红线捆上,然后再按月放在一起用一根黄线捆好。他的妻子告诉我,他每天的早饭也是很规律的。
星期一是橘子汁,星期二是燕麦粥,星期三是梅脯,等等。如果星期一给他吃梅脯就要闹一场。他节省旧刀片,把自己所有的旧刀片都攒起来,包裹好,贴上标签。
当第一次进入他的实验室时,我记得他曾给每一件东西贴上标签(正如这样的人会做的那样)。每一件东西都要编组,贴上带有粘胶的小条作为标记。我记得他不惜花上几个钟头设法在一个小探针上贴标签。有一次我打开他实验室里的一架钢琴,那里也有一个标签,说明它是“钢琴”。
这样的人真的有问题了,他自己也非常不愉快。这和我上面提出的问题很有关系。
这些人做了一些事,但他们做的是什么事啊!这些事有价值吗?有时候有价值,有时候没有价值。
很不幸,我们很多科学家是这种类型的人。在这种工作中,这样的性格偶尔也会非常有用。例如,这样的人能花上十二年对某一单细胞动物进行微细解剖分析。这种解剖分析需要耐性、坚持、顽强和求知欲,很少人能够具备这些特征,社会经常用得上这样的人。
我曾经问过我的一位老师,有什么自然过程可以最形象地比喻人们心灵成长的整个过程?他说:大概就是毛毛虫化茧成蝶的过程吧。
我们所有人,就像故事中的这个毛毛虫,生活中的苦难与创伤,让我们长出了一身的刺,我们不停的用冷漠来掩盖和回避伤口,我们觉得只要把伤口藏起来,装成一副没事的样子就好了。
我们以为浑身是刺的样子,就是我们真实的自己。很少有人有勇气停下来,将生活与创伤认真的包裹在自己身上,从中转化、从中察觉、从中产生灵魂的蜕变。
每一次的伤痛和挫折,都是我们成长的契机。每个人的一生,都需要经历灵魂的暗夜,孤独的包裹。待我们忍受过了各种苦痛,下定决心想要改变人生的时候,我们化茧成蝶的那一天就会到来了。
当我们受过了伤痛、挫折和烦恼,就会从中寻求各种方法接纳、抚慰、治愈这些生命中不完美的时刻,这就是我们获得心灵成长、拥有更强大内心的时候。
每个人在受伤之初都是无助的、没有头绪的。遇到困境,谁都想要伪装、退缩、逃跑。我们可能会跟亲友求助、喝酒发泄、寻找书籍、或者干脆祈求神佛保佑......但不断逃避伤害本身,会令我们离疗愈渐行渐远。
我们也经历过很多需要正确方法才能完成的事情,如果我们用错误的方法去做,做几十次结果都是一样糟。
大部分的人从小到大常常被教育要“压抑自己的情绪”    “要做一个有城府的人”“凡事要忍,要容”    “做人就应该这样”等等。
女孩子被教育不可以发脾气,要顺从。男孩子则被教育不许哭,不许软弱。结果就是每个人长大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情绪,到底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真实的自己该摆在何处。甚至很多人认为自己不应该有情绪,有情绪就是糟糕的。这些情绪像一股暗流一样被深深压抑进我们的内心,时刻啃噬着我们的心。
我们常常企图遗忘痛苦,或者在别人伤心的时候劝对方:“都已经过去了,别想它了。”有不少前来上面包疗愈课程的同学,说不想谈自己的父母,不想谈到自己的前任,因为一谈起来自己就会伤心难过。他们现在仅仅是想解决自己的情绪问题、抑郁症、拖延症、强迫症,静不下来心、与伴侣关系不好等事情。
可随着疗愈的慢慢进行,他们自己也会慢慢意识到:所谓的“过去了”,都是自我欺骗,那些没有经过疗愈的伤口仍然藏在自己的意识之中,通过影响他们对当下的认知和对未来的期望,影响着他们的整个生活。
中国的精神教育起步很晚,几乎绝大部分的人在面对苦难时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很自然的,就逃到了幻想、工作、酒精、游戏中。我们的大脑用各种事情占据着我们的精力,好让我们没有空隙去理会痛苦。
总有一天,我们会意识到,真正摆脱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堂堂正正的直面自己的脆弱、直面自己的阴暗面,从痛苦里找到自己内在的力量,从困境中成长起来。
心理咨询师、身心灵疗愈导师中,有很多是所谓的“受伤疗愈者”,我便是这样的情况。是说那些从人生的巨大打击和伤害中,成功疗愈自身的人,这样的人通常可以成为最好的疗愈师。
原因就在于:他们经历的痛苦给予他们众多的历练和成长,一个人受过的挫折越多,阴暗面越多,当转化与疗愈开始发生,他就越会成为更加优秀、成熟的人。他们的心灵经历过阴阳转化的巨大洗礼,他们拥有温柔、开放、沉静的心灵,获得了接纳生活中一切喜怒哀乐的能力,并找到属于自己特殊的生命意义。许多人都以为“心灵成长的终点”就是要变成:宇宙第一铁石心肠坚不可摧。但事实却恰恰相反,一个心灵成熟的人,是真实的,内外一致的。他会勇敢的表现和表达自己所有面向,包括坚强与脆弱,快乐和哀伤;他会向其他人敞开自己的心,不会因为伤害而将自己封闭;他会很容易感受到快乐,也对他人的痛苦充满了同理心,并能以接纳、温柔的姿态对待自己和他人。
心灵成长的前路漫漫,这样的一个你,也许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
你希望成为这样的人吗?这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