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家庭教育常识 >

父母离异将会导致儿童什么样的心理问题?


时间:2018-09-20 10:41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父母因为感情破裂选择离婚,对夫妻双方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但对于孩子来说真的不是一种好的体验,并可能会带来诸多心理问题。下面我就从儿童心理发展的角度来探讨下这个问题:
 
1、口欲期——无法弥补的母爱。
口欲期(0-1岁)是儿童经历的第一个重要成长时期,在这个时期儿童最需要的是重要抚养着(一般来说是母亲)的关爱和满足。正常情况下,母亲会忘我的给予刚出生的婴儿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正是母亲这种忘我的关怀,培养了孩子“无所不能”的全能感和“希望”的品质,也奠定了孩子最基本的人格品质。但如果父母离异,而孩子在口欲期这个关键时期没有得到母亲的关爱和满足,长大后孩子很可能对世界充满敌意、充满怀疑,缺乏最基本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2、肛欲期——无法划分的界限。
肛欲期(1-3岁)是儿童经历的第二个重要成长时期,在这个时期儿童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加强对外界的探索,最需要父母(特别是父亲)对于“出格行为”的规范和约束。正常情况下,父母对于孩子的探索行为会给予一定的支持,但当孩子行为出格时,父母会及时指出并制止,在培养孩子积极探索品质的同时,也明确了界限(哪些事不该做)。但如果父母离异,而导致孩子在肛欲期发育不良,长大后孩子很可能发展成为“懦弱无能”和“胆大妄为”这两个极端中的一个。
 
3、俄狄浦斯期——无法跨越的认同。
俄狄浦斯期(3-6岁)是儿童经历的第三个重要成长时期,在这个时期,孩子会经历在“与父亲”或“与母亲”这个三角亲密关系间的摇摆,并形成对父、母双方的性别认同。正常情况下,只要父母关系和谐,孩子会顺利度过这个时期,完成对父母双方的性别认同,从而形成完整的性别认同观。但如果父母离异,孩子在经历俄狄浦斯期
时,“三角关系中”缺了父母一方(或双方),那么这个孩子也就无法顺利完成性别认同。长大后孩子很可能会出现人际交往困难、性别认同障碍等问题。
个案是一个漂亮、有着优雅气质的女人,离异多年,带着孩子生活,她有着一份稳定的高薪收入。是她的心理医生陪同她一起来深层沟通中心参加基因班课程的,据说被诊断有精神焦虑障碍,已经服用了一年多精神科的药物,他的心理医生学过深层沟通所以介绍她过来学习。个案之前有抽烟喝酒的习惯,因声带息肉手术后戒除了。个案从来不敢一个人在家、夜晚不敢一个人外出、怕黑、恐高、下雨打雷激烈的声响都会令她浑身冒汗甚至晕倒……她明明长得很漂亮却总觉的自己不够好。
沟通前她要求她的心理医生进入沟通室陪她,我考虑再三拒绝了她的要求,看得出她很依赖她的心理医生。因长期服药会影响沟通效果,沟通前我给她做了光净化水净化。从她的疾病声带息肉手术切入沟通,(因个案情况比较特殊想先从手术过程中清理无名种入手,方便她进入回溯状态,没想到她的回溯能力其实很强)。
个案在家中排行老二,不到一岁就被送到外婆家生活,到了7岁才被接回父母身边上学。在外婆家的时候,外公很疼她,个案记忆最深刻的是外公把她抱在怀里,她摸着外公的胡子撒娇,那一刻她感受到的是满满的幸福。外婆也很疼她,可是舅妈很厉害,外婆只能悄悄的对她好,在她吃不饱的时候偶尔给她去厨房捏个饭团吃。可是在外婆家的日子总是没衣服穿没鞋穿、吃不饱,她会偷偷跑去厨房找吃的。可是在厨房偷吃时经常被舅妈发现,每当她一听到身后叫声“小老二!”会被吓得案魂飞魄散,(一直到现在她都不能听谁在她身后大声讲话。)之后舅妈会冲过来抓着她的胳膊使劲的掐,使劲的拧,舅妈还不许她哭泣,她只要哭舅妈就会掐的更狠!她不敢哭也不敢告诉外婆,因为外婆保护不了自己,唯一疼爱自己的外公又经常不在家,讲到这里个案已经痛不欲生哭得非常伤心,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不要自己,让自己寄人篱下,吃不饱穿不暖,还被欺负,她一直恨舅妈,恨父母……
个案讲到小时候只要舅妈觉得自己不听话就会把她关在门外,门外漆黑一片,她非常地害怕。有一次又被关在门外,她居然一个人走了好几公里夜路,跑去找在外面看果园的外公,她一边哭一边走,只为了可以见到外公,能够得到安慰和保护。当她见到外公,外公把她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我说:“这让你想到什么?”她才明白原来长大之后,个案特别喜欢有人抱她,可是老公从来没有抱过,她觉得老公不爱自己,后来她离婚了……离婚后她一直不停地寻找能给她一个温暖怀抱的男人,可是她找不到,因为自从外公去世之后,她觉得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外公一样疼她爱她了,她的心从那一刻就关闭了!泪如雨下!)外公去世的时候,个案四五岁大,那天早晨醒来,她看到一屋子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家里一直以来放着的两口棺材之中的一个被摆在屋子中间,(从小每天晚上睡觉个案都会很害怕那两口黑乎乎的棺材,大人告诉她里面是放死人的。)她又看到有人把外公抬着放进棺材里,放进去的时候外公的一只胳膊和手举着伸到了棺材外面,后面有人把它按进棺材里,个案问外婆外公怎么了,外婆指着棺材哭着告诉她说:“外公死了”她不知道死了是什么意思,但是隐隐约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就不停地哭着喊:“外公……外公……”,这个时候舅妈过来了,很不耐烦咬着牙齿恶狠狠的地说:“哭什么哭?再哭就让外公把你抓走!”舅妈的一句话让个案立马捂住嘴巴再也不敢哭了。
她一个人蜷缩在墙角,木木的看着人进进出出忙碌,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天越来越黑,人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安静,她一个人一直蜷缩在墙角里,屋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透着一点微弱的光,其它地方一片漆黑。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虫子的叫声,青蛙的叫声……惊恐万分的盯着外公的棺材,偶尔因为极度恐惧哭泣两声,一想到舅妈的话:“再哭就让外公把你抓走”又想到外公伸在棺材外面的那只手,怕外公真的把自己抓进棺材里去,立刻吓得不敢哭了。脚都麻了也不敢动一下子。就这样她一个人在那间放着两口棺材的漆黑的房子里迷迷糊糊一直待到天亮,没有一个人记得还有她。


第二天一早被吵醒了之后,发觉他们在把外公的棺材往外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门就被舅妈锁上了,她继续一个人在房子里待着,惊恐的盯着另外的一个棺材,生怕里面会突然出来一只手把自己抓走。直到舅妈他们忙完回来,打开房门喊她出去吃饭。到了晚上,她哭着要找外公,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外公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告诉她,结果舅妈又像往常一样抓着个案的胳膊把她推搡到门外站着(个案直到现在都很讨厌有人拉着她的胳膊,即使是儿子想挎着她的胳膊都不行,舅妈的这个动作对个案已经形成了无明种),门外依旧一片漆黑,个案孤零零一个人惊恐极了,哭都不敢哭,一是害怕被抓进棺材里,二是觉得外公不在了再也没有人能保护自己了……
讲到这里的时候,个案哭的声嘶力竭:“外公你走了,再也没有人保护我了,再也没有人爱我了……”我适时的引导个案和外公对话,个案把这些年所有的伤心委屈统统的告诉外公,一边说一边哭,让人心酸不已,为之动容……(我说:“这让你想到什么?”个案了解到原来从小因为舅妈不让哭不让说话,造成个案一直十分的压抑的个性,很少哭也不敢表达,以至于后来得了声带息肉。)
 
个案好不容易到了上学的年纪,妈妈来接个案回家,妈妈来的那天她高兴极了,跑去厨房帮忙切韭菜,结果切到手指,舅妈一边扇风点火:“小老二总是这个样子”,妈妈过来二话不说照着个案脸上就是两巴掌。捂着火辣辣的脸个案委屈极了:“我就是想切韭菜给妈妈吃,干嘛打我?”手指不停地流血,可是她依旧不敢哭,那一刻她多想妈妈把她搂在怀里安慰她,可是妈妈没有这样做,她给女儿的是女儿记了一辈子的两巴掌。同时那一刻个案也暗暗的冲着舅妈发誓:我这个样子怎么了?我一定要做给你看,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这也是后来个案长大了拼命的学习工作,不断的证明自己的原因。


回到父母的家里,个案依然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觉得自己和家里人格格不入,自己像个外人一样,妈妈总是对自己挑三捡四,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总是拿自己和姐姐比,说自己没有姐姐懂事,没姐姐好……个案慢慢的开始恨姐姐恨妈妈,在农村从来没有喝过牛奶的个案因为好奇偷偷喝了给弟弟买的牛奶被妈妈骂,觉得妈妈好偏心,一点也不爱自己,最后她连弟弟也恨,整个家里除了爸爸对她好,没人喜欢她,所以她一直以来跟爸爸很亲近。在沟通妈妈往生的点的时候,个案开始都没什么情绪,有的只是对妈妈的怨恨。当她把过往和妈妈之间发生怨恨和不满的事件表达出来了以后,在火葬场工作人员要拉妈妈遗体火化的那一刻,她终于溃堤!拉着放妈妈遗体的车子死活不松手:“我真的再也没有妈了,从今以后就成了没妈的孩子了。妈妈……你为什么那么残忍,小时候把我送走让我没妈疼,大了回到你身边,你对我那么冷漠,你从来都没爱过我,现在你走了,你又把我丢下了,妈妈……,我也想要你疼我爱我,你不能丢下我……”我引导她和妈妈在光中对话,她了解到妈妈不是不爱她,只是妈妈用的是另外的方式在爱她,而且妈妈不知道她在外婆家舅妈是那样对她的,妈妈也真诚地跟女儿忏悔了:“对不起,把你送回老家让你受委屈了”。那一刻,她才真正的释怀放下了几十年来对妈妈的怨恨。
个案在沟通中还忆起自己的儿子三岁时,因哭着要爸爸,个案心里烦躁不已,拉着孩子胳膊把他推到门外,门外漆黑一片,这个时候我引导个案去体会孩子的感受,她立刻想到小时候被舅妈关在门外的感觉,她哭着说:“太对不起儿子了,完全明白孩子当时的恐惧和无助。”


个案离婚后带着儿子生活,却和儿子关系十分紧张。跟儿子的冲突最终导致找心理医生的过程也让人唏嘘不已。个案因为跟男朋友吵架心情不好,加上那天打麻将输钱,回家和儿子发生口角,打了儿子两个嘴巴子,儿子气得抓住个案两个胳膊把她往墙上撞,完了之后儿子又用头去撞墙,撞到头破血流,并且把糊的到处是血的脸凑到妈妈脸前:“你记着,你好好看着我现在的样子,你会遭报应的!”个案当时就心跳加速,晕坐在沙发上……后来儿子跑出去了,个案第二天再次晕倒了,送去医院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心脏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就是会忽快忽慢,有时会停跳。医院只有叫精神科的医生来,最后个案莫名其妙被诊断为精神焦虑障碍,吃了一年多的精神科的药。可是通过几天的沟通,看到个案一天一天的改变,根本就看不出她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个案的怕黑,不敢一个人在家等一系列问题的根源也随着种子的清除,影响力逐步消失了,第二天晚上沟通后,在我们的鼓励下,自己尝试着一个人回了家,没有让儿子过来接她。我给个案布置了一个作业,就和儿子发生冲突这件事回家好好的和儿子沟通,并且跟孩子道歉。第二天她回来高兴的告诉我,那天母子俩聊了很久哭了很久,儿子原谅她了,母子间紧张的关系终于得到了缓解,我想她儿子多年积压的情绪等来母亲的道歉,该有多高兴呀!她也逐步尝试摆脱对药物和心理医生的依赖,并且说愿意给前夫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尝试重新接纳前夫,我想这也是她的儿子乐见的结果。在这里真诚的祝福他们一家幸福圆满。
通过深层沟通从个案身上可以看到,她遭遇的种种现状基本上都源自于童年与父母分离的伤痛。与父母短暂的分离造成了她一生的痛,随着童年伤痛的疗愈,她很多的状况立刻有了改善。在这个个案身上再一次真切的看到:所有的结果都与童年有关。强烈呼吁那些整日忙于工作打拼的父母们,再苦再累一定要让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生活,多抽出时间陪陪孩子。给他们足够的关怀和爱。教育孩子就如同一张单程车票,一旦我们做错了,错过了,也许连回头改正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了,要知道任何成功都无法弥补教育孩子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