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家庭教育常识 >

哈佛新生大数据曝光:决定命运的,不是父母,不是金钱,而是.....


时间:2020-12-31 10:30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激烈的讨论,哈佛在校报上公布了一组新生调查数据:

29.3%的新生,至少有一位亲戚或父母曾是哈佛校友;

这些学生中,46%来自富裕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约人民币336万);

35.9%的新生很少用推特;56.4%的新生没有推特账号;

85.9%的新生将学术列为第一优先选项;83.9%的新生压力来自自我期望。


很大一部分网友说:“生下来起点就不一样了”

“出生早已决定了人生大部分的规矩,只要不走大弯路,下限也会比一般人上限高。”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能长成更大的巨人,站在小矮人的肩膀上即使付出更多努力也很难长成巨人……”

有人说,人必须要依靠一些东西去意识到另一些东西,看完沸沸扬扬的评论区,我倒是意识到了以下三点。


01
别轻易给自己设上限,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高晓松曾经在《晓说》中讲到,哈佛大学的校友给学校捐款或者成立基金的话,这样家庭的子女必然更容易被录取。

这让我想起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很现实:“在大城市,有关系有势力,就会比别人更公平。”
以前我们发现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后来才知道,世间本无公平可言。
事实上就是这样,无论你在评论区多么义愤填膺地指责富人侵占了多少优质资源,到头来只会被验证一件事,那就是:
如果你轻易给自己设定上限,年纪越大,便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我很认同古龙的观点:“每个人站着的地方,本来都是平等的,只看你肯不肯往上爬。你若站在那里乘凉,看着别人爬得满头大汗,等别人爬上去之后,再说这世界不平等、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曾经看过一个新闻,陕西的一对农民夫妇,5个孩子全都考上了大学,其中4人考上的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当地政府奖励了这个家庭30万元。
你看,谁说寒门难出贵子,只要你肯往上爬,一样可以把公平握在手里。普通家庭出身,通过后天的努力,比上一辈多迈出一步,就总有从金字塔底不断爬到上一层的机会。
学霸不是资本和偶然叠加的结果,有的人只看到哈佛一半学生是富二代,却忽视了另一半来自普通家庭。
图片
有一句话说,20多岁不努力,30多岁的你只是成为一个老了10岁的穷人,再过个几年,成为一个又老又穷的人。
人的一切痛苦,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罢了。
出身的贫穷本身没有不可被原谅的,不能被原谅的,是狭隘造成的穷。
你给自己设定的上限里,囚禁了你的人生。
没有谁生来就拥有一切,不要光嫉妒、仇视别人拥有的一切,自己想要有,就得用力踮脚去够。
王尔德说得多好,在我年轻的时候,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确如此。
别给自己设限,出身只能决定你的下限,但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上限。
遇到落差的时候,最不该想的就是公不公平,有空计较公不公平,还不如多赚点钱,努力成为别人口中的不公平。


02我们唯一能拼的,就是对自己再“狠”一点

35.9%的新生很少用推特;56.4%的新生没有推特账号。

这揭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一出生就在罗马的人,却比你懂得自律的可贵。
知乎上关于“不自律是一种什么体验?”里,有个高赞回答特别扎心:“在踌躇满志和后悔遗憾之间,反复切换。”
回想大多数年轻人,又是如何对待每一天的呢?
图片
每天在迟到的闹铃中挣扎着起床,匆忙洗漱,跟无数同样睁不开眼的陌生人一起见缝插针挤进地铁,一边回复工作邮件,一边开始叹今天的第一口气。
8小时的工作一边应付一边上网摸鱼,以至于事情没有完成,只好熬夜加班。
为了弥补一天的劳累,回到家之后瘫在沙发上玩手机,一眨眼什么都没干,就到了凌晨1点。
洗漱完爬上床,却想起今天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已经凌晨2点了,只能充满愧疚地入睡,第二天又继续恶性的循环。
不自律的人生,时间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毁掉你。
村上春树30岁开始写作,到现在已经有40年了。
他每天只写4000字,400字一页的纸,写到10页就停下来。然后拿出1小时跑步,40年如一日。
正是这种高度的自律,才让他有时间和精力能够持续几十年写出优秀的作品来。
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决赛上,外卖小哥雷海为逆袭夺冠。
在参加诗词前,每天在等餐的时间空隙,一群外卖小哥拿着手机玩王者、看直播,雷海为都在背古诗词。
等餐的时候、红灯的时候、甚至骑车在路上的时候,他都用来拿来背诗,吃过午饭,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他就会坐下来好好读几首诗词,看诗词的创作背景、注解、鉴赏,还能背一两首新的诗词。最近,他正在看《汉语语音史》。
自律的程度,决定了你生活的高度。
别人在看书的时候,你在抖音上刷得不亦乐乎;

别人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的时候,你在饭桌上大快朵颐;

当别人利用周末学习充电提高自己时,你却睡到了中午12点……

我们总是抱怨每天工作太多,劳累过度,休息不好,心情糟糕,抱怨各种不公平……苦衷太多,都是时代不好,总是怪时代不好,明明就是自己不行。
有人说:“我努力的最大的动力是恐慌,我不能接受一个停滞的自己。”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在很多事情上拼不过别人,我们唯一能拼的就是对自己再“狠”一点。

03
你需要做的,是让生活的直径变大一点

我很喜欢贝蒂·史密斯的《布鲁克林有棵树》,主人公弗兰西出生在美国纽约的“贫民窟”布鲁克林。
她从小就被迫面对艰辛的生活,母亲偏爱弟弟,父亲深爱她却英年早逝,家境贫寒,一日三餐以霉面包为主,只能靠捡垃圾挣来的钱才能换到糖果吃,她在学校遭受鄙视,爱的人也背叛她……
但面对如此卑微的生活和糟糕的人生,弗兰西却不愿妥协。
她知道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受穷,于是她一直性格坚韧,不懈的努力去争取接受更高级别的教育和工作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了社会底层,走出了那个给了她贫苦生命的“贫民窟”。
白岩松在一次采访时说,“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就这一件事,深深地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是生活在海拉尔这个中国最北方的人,邓小平去世的时候,我是在中国几乎最南方的广州。
如此大的跨度,也就是说生命的直径变大了。难道不就是因为高考吗?”
生活中有很多人,等到20来岁的时候就会开始反思自己的选择:“再让我重来,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
“以前工作不努力,现在知道要努力也已经晚了,恨不得回去打醒自己。”
85.9%的哈佛新生将学术列为第一优先选项;83.9%的新生压力来自自我期望。他们的人生直径已经足够大了,但他们还要更大。
很多时候,那些在大城市与小县城来回奔走的人,只是为了选择最合适自己的地方,成为更好的自己罢了。
对更多出身没那么好的人来说,他们无法躲开所有现实生活带来的困顿,只能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动,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离不开北上广的原因,想着抓紧青春那几年出去闯荡,感受大城市的生活,拥抱更大的世界。
《围炉夜话》有一言,“富家惯习骄奢,最难教子;寒士欲谋生活,还是读书。”
如果没有出生在罗马,就自己赚钱走过去;如果没有从小含着金钥匙,就自己打一把,不要心安理得地把生活的锅甩给“穷”和出身,也去为了拓展生活的直径付出努力吧。
读书、进修、努力工作、寻找工作之外的新突破……都是让生命出走的直径变大一点的方式。
也许我们终其一生也无法爬上金字塔的顶端,也许我们永远是无名之辈。
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可以通过自己不停行走的每一步,写下一个曲折但曼妙的人生。
图片
“伤痛”是不可避免的,但“痛苦”却是可以选择的。

我们在情感上对伤痛的反抗越强烈,由烦扰、自责和内疚所带来的痛苦也就越强烈。很多时候,伤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于伤痛的过度反应。

实际上,人们常常遭受到两支箭的攻击:
第一支箭是伤痛。
第二只箭是对伤痛产生的抗拒。

比如,工作失败了,这是伤痛,是第一支箭,这支箭给我们造成的伤害并不大,但是,如果我们对此耿耿于怀,这就是射向我们的第二支箭。

又比如,被女朋友甩掉了,这是伤痛,是第一支箭,但因为被甩掉而心生怨恨,甚至怨恨所有女性,认为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是射向我们的第二只箭。

第一支箭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自己射向自己的第二支箭。

我们在生活中感受到的大部分痛苦,都是第二支箭带来的,也就是抗拒“伤痛”的结果。如果着手“接纳”这些伤痛,顺其自然,伤痛就会减轻。因为伤痛在接纳时变轻,在抗拒中变重。同时,我们会发现伤痛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伤痛产生的怨恨。

02
没有人能伤害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有一道简单的公式清晰地描述了我们对于伤痛的本能反应:伤痛×抗拒 =痛苦。

“伤痛”是由生活中那些“不幸”造成的,比如事故、疾病,或者某个我们深爱的人去世,有可能只是我们和周围的人,比如爱人、孩子、父母、同事之间的冲突。

“抗拒”指的是为了击退伤痛而做出的所有努力,比如让身体绷紧,或者想方设法赶走伤痛。

“痛苦”是指我们在自己的伤痛之上增添的肉体或情感上的压力,一层接着一层。

在这道公式中,我们如何与“伤痛”相处,决定了我们将承受多少“痛苦”。如果我们对于伤痛的抗拒降低到零,我们承受的痛苦也就降到了最低。


伤痛×零 = 零。

这是不是很难以置信?生活中的伤痛确实在那里,但是我们不需要对它们做多余的发挥,我们不需要到哪里都将它们带在身上。

有许多关于痛苦的例子,比如一连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都在后悔股市崩溃之前没有将股票卖出;或者在重要事情来临之前,总是担心是否会生病。当然,为了早做准备或者避免出现问题,适当的考虑是有必要的,但问题是,我们却常常陷入对过去的悔恨或对未来的担忧之中而不能自拔。

下面我们以很多人会经历的失眠和亲密关系中的冲突为例,来看看对抗和接纳的力量。

03
与失眠对抗,你就会彻夜难眠


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在生活中的某些时候受到失眠的困扰。调查显示,每年都会有多达一半的美国成年人有失眠问题。很多原因都可以引起失眠,包括一个打鼾的配偶、睡前摄取了咖啡因、白天不小心睡得太多、运动太少、枕头不合适、服用了一些药物等。

不过,除了上面所说的这些,我们发现:与失眠对抗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很多时候,我们越是努力尝试入睡,反而会让情况变得越糟糕。

你可以回想一下,自己是否有过这样的夜晚:第二天,你将出席一个重要的会议,你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入睡,好好休息,这样明天就能精力充沛地出现在会场,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由于这个会议对你来说太重要了,所以你必须睡个好觉。但当你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在想,如果自己晚睡一分钟,第二天的精力就会减少一分。于是,你努力控制自己,拼命让自己入睡,结果越想入睡,却越不能入睡。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你变得越来越恼怒。每一次抬眼看闹钟,你都会从心窝里冒出一股无名火,最后使你在这个夜晚彻底失去了正常入睡的能力,只能睁眼躺在床上,沮丧地等待黎明。

这是为什么呢?

问题的原因在于,当你在跟失眠作斗争时,神经系统进入了“战斗或逃跑” (fight or flight)的模式,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努力进入睡眠反而强迫身体变得更清醒。我们需要通过放弃“战斗”来打破循环。

什么是“战斗或逃跑”的模式呢?

大家知道,几千年前,人们为了生存必须面对各种野兽的攻击,在老虎的面前,人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战斗,要么逃跑。

战斗可以赶走老虎,使自己存活下来;逃跑也可以虎口逃生。在这两种选择中,不管选择其中的哪一种,都需要我们的神经系统兴奋起来,从而调动出全身的力量去应对威胁。因此,人们的意识只要向身体输入对抗的指令,身体就会立刻进入“战斗或逃跑”的模式,让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张起来。


“战斗或逃跑”模式是人类应对外来威胁最有效的举动,但遗憾的是,它并不适用于对待自己的情感和情绪。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情感和情绪当做外来威胁,采取“战斗或逃跑”的模式:或与之对抗,或拼命逃避,那么,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下,我们无疑会越陷越深,甚至疯狂。

所以,对待内心的痛苦、悲伤、恐惧和焦虑,我们不应该把它们视为老虎,与之对抗,而是应该接纳。任何与自己对抗的行为都会让人陷入无边的苦海。

在老虎的威胁下,我们既不战斗,也不逃避,就会命丧黄泉。但是内心的负面情感却不是老虎,你永远无法战胜它,也永远无法逃避它,只能与之和平共处。这就像失眠一样,你越想控制自己,自己就越不受控制。与失眠对抗,你注定会彻夜不眠。


很多人面对失眠常常采取这样一种方式:数羊,还有高大上点的,默数呼吸次数!

但是,任何失眠者都会告诉你,这些把戏到时候并不怎么管用。为什么?因为你不能欺骗自己的意识,它知道你做这些事情是为了入睡。

例如,在“数你的呼吸次数”和“为了入睡数你的呼吸次数”之间就有很大的区别。在某个很微妙的水平上,当你的计划是要入睡时,一旦你意识到自己还醒着,你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心烦意乱,流逝的每一分钟都会让你更加绝望和迷茫。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转变自己跟失眠之间的“关系”。一旦你开始真正地、诚实地“接纳”了失眠,最后你的身体就有机会开始休息。

04
婚姻幸福的秘密:接纳婚姻中的不幸


在14年里,心理学家古德曼跟踪了650对夫妇,来研究能够使婚姻成功的因素。他宣称自己能够以91%的精确率,预测哪对夫妇将会走向离婚。他们是那些互相之间总是充满责备、狡辩、轻视以及妨碍的家庭。

古德曼还观察到,婚姻中69%的纠纷永远不能得到解决,特别是关于核心的个性问题和价值观的分歧。虽然夫妻之间不可能解决他们大部分的个人差异,但成功的夫妇则能够学会以某种方式接受它们。幸福的夫妻“能够深入地了解对方,而且对对方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喜好、厌恶、个性上的怪癖、希望以及梦想”。


心理学家雅各布发明了一套基于“接纳”的夫妻关系疗法——夫妻综合疗法。这种方法利用行为疗法来处理那些可以改变的问题,利用“接纳”来解决那些不可改变的问题。其中,“接纳”就是为了使夫妻关系更加亲密而接纳彼此存在的问题,并放弃改变对方的打算。他们发现:通过接纳彼此的差异,有三分之二的夫妻摆脱了长期的困扰,获得了幸福的婚姻。

“接纳”覆盖了一系列的经历,包括反感、好奇、容忍、放任和友好。“接纳”的反面是“抗拒”。抗拒会产生痛苦,而接纳会使之舒缓。

接纳并不意味着容忍错误的行为,而是让你在感情上对内心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完全敞开。如果你的婚姻正处于艰难时期,接纳并不是要你对整个痛苦的婚姻说“好”。恰恰相反,它的意思是要你承认自己正在遭受痛苦。不管是在婚姻中,还是在饮食习惯上,抑或是工作时,我见过许多这样的人,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眼下的境况有多么糟糕时,便毅然做出了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接纳是在自我觉醒的基础上进行的。所谓自我觉醒,就是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什么样的情绪之中。所以,接纳并不是逆来顺受,停滞不前;它会让变化自然而然地翩然而至。

但是,我们需要弄明白自己接纳的是什么。如果自我没有觉醒,我们会在接纳中容纳多余的东西,就像是投票选举一位我们知之甚少的候选人。盲目地接纳还可能会滑进情绪化的境地——用糖衣掩饰现实。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接纳,而且最终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在这里,所谓的“接纳”指的是,有意识地去体验我们的感觉、情绪和想法,时时刻刻,原原本本。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