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减压 >

因为自卑,所以需要自我接纳


时间:2020-03-22 15:31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内蒙心理咨询中心   点击:

为什么在谈恋爱的时候,我们总是那么缺乏自信,没办法坦然地去爱和被爱?

在亲密关系中感觉很自卑,其实是因为伪装的面具卸下,那个真实的,不被理解和接纳的自我逐渐暴露出来。每个人都有两层自我,一个是真实的,不设防的自己。另一个是伪装的,察言观色的自己。

如果我们敞开心扉和别人交流,换来的却是被忽视和拒绝的结果,那我们可能会形成一个悲观的预期:「真正的我,是不被别人喜欢的。」

所以为了融入集体,我们会给真实的自我穿上一层厚厚的伪装:察言观色,迎合别人的期待,从而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

可能这样一个虚假、圆滑的自己,让我们很好地适应环境,在事业上获得巨大的成功。但是我们内心也有隐隐的恐惧:抛开这层假面,还会有人喜欢我吗?

这种恐惧在恋爱中会无限地放大。在和周围朋友相处时,人际距离没那么近,我们还能用圆滑的伪装包裹住真实的自己。

而在边界消融,两颗心逐渐贴近的亲密关系中,情绪逐渐占据上风,我们再也无法保持足够的理性来维持假面。心里那个自卑,不讨人喜欢的小孩逐渐暴露出来。

我们强烈地担心:他会喜欢那个真实的,不起眼的我吗?还是会像其他人一样不屑地离开?距离的拉近激活了曾经付出信任又被深深伤害的恐惧。于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我们再次变成从前那个自我怀疑,缺乏价值感的小孩。

在亲密关系中感觉卑微,也有可能是价值条件化,认为只有足够好的自己才配得上这段感情。当我们说:「我不值得你喜欢」时,其实在把双方的价值放在天平上称量。

如果自己的条件不够好,或者对方的付出明显多于自己,我们会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愧疚,很想告诉另一半:「我何德何能被你爱。」

这让我联想到一个场景:家长对孩子说,这次考试达到九十分以上,你才算我的好孩子,才能得到一个新的玩具熊。好像我们只有满足某种要求,某个条件,才配得上别人的爱和关心。亲密关系注入了太多功利的因素,仿佛变成一种等价交换,需要我们不断积累资本去换取。

长期浸泡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会逐渐习惯「付出,然后得到回报」的亲密关系模式,变得不敢奢求无条件的,纯粹的爱,更加习惯冰冷的,现实的人际关系。

而且看着周围同伴轻而易举地得到疼爱,而自己为了一句认可都要费尽心思,委屈,低人一等的观念在潜意识里慢慢扎根:「我是个糟糕的人,没资格得到别人无条件的照顾。」所以在感情中,我们只有为对方付出很多,牺牲很多,才敢开口去要求一些什么。

如果对方单纯地对我们好,不提要求不图回报,消极的自我观念就会跳出来指责我们:「你什么都没做,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一切?」结果爱唤醒的是强烈的惶恐和不安。

这种卑微,或许也是接收了太多自卑性的投射,习惯了用自己的弱小去衬托别人的权力感和控制感。很多心理发展不够健康的父母,会希望自己一直被孩子依赖,能够成为他们永远的支柱。

如果爸爸妈妈需要让自己那么强大,那么无所不能,孩子只能把自己变得弱小,呈现出需要被照顾的状态,这样才能配合父母膨胀的心理。

而当我们习惯了这种不平等,缺乏力量感的关系模式,在和恋人相处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把从前那一套照搬过来:摆出低姿态来讨好对方,通过满足他自我夸大的愿望来体现我们的价值。

或许从前付出信任又被粗暴对待的经历,让我们感觉做自己并不安全,流露真实的想法和情绪是会被攻击的。但如果因为曾经的创伤就把真实的自我完全封闭起来,结果就是身上的包袱越来越沉重,过得压抑而且不快乐。

如果我们能够在值得信任的人面前打开心扉,得到他们正面的回应,那就会不断获得一种感觉:「真正的我也是会被接纳的」,慢慢累积起积极的自我认同感。

而当真性的自体逐渐成长起来,发展得足够强大,我们也就不再担心卸下伪装后,恋人看到不够优秀的自己而失望离开。

去除价值条件化,相信无需满足外界的期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因为「我是我」而被爱。当我们太习惯达到别人的要求,自己的需要才被看到的状态,亲密关系仿佛变成了一场现实的交易:如果我们拿不出对应的筹码,满足特定的条件,就不配去拥有。这也让我们在面对一段美好的感情时,可能因为自卑和羞愧感无法尽情地投入进去。

或许一个解决的方法,是反思自己根深蒂固的,价值条件化的思维,告诉自己:「我不用做到九十分,也是一个好孩子,也可以得到想要的玩具熊。」

当我们清除亲密关系中功利化的部分,意识到有一种爱是无条件的,做自己不去迎合别人也能够被喜欢,因为不匹配而导致的焦虑感就会大大降低。

区分早年和现在的状态,准确认识自己的能力,不因恐惧一次次地重复糟糕的关系模式。有时候,亲密关系中的低价值感是我们主动的选择。

或许曾遭受过太多的贬低和打击,我们习惯了放低姿态,讨好对方,保护自己不受太多的伤害。当我们陷入惯性的低价值感中,不妨问问自己:「感觉很卑微无力的时候,我的状态是一个有力量的成年人,还是从前那个弱小的,没法反抗的孩子?」

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现在的我,不再是从前那个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小孩。我已经长成有判断力和主动性的成年人,可以对贬低自我抬高他人的心理游戏说不。

当我们从过去的无力感中挣脱出来,以成年人的视角看待亲密关系,恐惧伤害而放低姿态的情况也会得到极大的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