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公告: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心理减压 >

心理创伤,身体从未忘记


时间:2020-10-09 15:59  来源: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作者:呼和浩特心理咨询   点击:

科学研究表明:记忆真正的储存位置并不局限于大脑之中,而是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内。

 

细胞记忆可以和有害的能量频率产生共鸣,在体内产生压力。

 

错误的信念嵌在细胞记忆中,影响你的意识及潜意识,同时也影响着大脑的控制中心。

 

细胞记忆是你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一一身体上、情感上,甚至是成功与失敗等问题的根源。

 

正面的想法无法治疗这些细胞记忆。因为潜意识里有一种机制,保护这些细胞记忆不被治疗。

 

“治疗密码”可以通过改变有害记忆图像背后潜在的有害能量的形式或频率来达到治疗效果,将有害记忆转为健康记忆。

 

细胞记忆——治疗的钥匙


 

过去许多年,科学家们都相信记忆是储存在大脑中的。为了查明到底存在于大脑的哪个地方,他们几乎把大脑的每个部分都切除了,猜猜结果如何?记忆仍然保持基本完整!尽管记忆可以被大脑不同的区域刺激到——比如,当大脑中的愉悦中心被刺激到的时候,快乐的记忆就会浮现出来——记忆真正的储存位置貌似并不局限于大脑之中。

 

那么,它们到底被存在哪儿了呢?答案第一次被找到,似乎是在医学界开始进行器官移植的时候。文件记栽了不少这样的案例——患者接受了器官移植之后,会出现和器官捐献者同样的想法、感受、梦境、个性,甚至对某种食物的渴望。如今,有许多科学家都相信记忆是被储存在细胞中的,而且并非是某个地方的细胞,而是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

 

细胞记忆可以和有害的能量频率产生共鸣,在体内产生压力。西南大学医学院在2004年9月发表了一篇重要的研究,其中说身体的治疗控制机制很可能就是细胞记忆——而且不仅仅对人类来说如此,对于其他动物和植物来说也是如此。那么,研究人员究竟在西南大学的实验室里发现了什么,能让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呢?他们发现有机体的细胞记忆的好坏,苴接关系到其健康程度的好坏。无论是人、动物还是植物,如果有着有害的细胞记忆,那他即便在良好的境况下也会过得很糟。而如果有着健康的细胞记忆,那即使所处的境况不尽如人意他也会过得很好。西南大学在发表这篇研究时用了一个类比——“细胞记忆就像一张小小的便笺,告诉细胞该做什么。但如果是有害的细胞记忆,那这张便笺就会告诉细胞去做错误的事情。”

 

 

细胞记忆和“内心问题”


 

根据布魯斯·利普顿博士的说法,所谓“错误的事情”就是让细胞在不适当的时候进入压力模式,而且刺激身体产生压力反应的是一种错误的信念。这些错误的信念嵌在细胞记忆中,影响你的意识及潜意识,同时也影响着大脑的控制中心。西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结论认为,对于当今被认为是绝症的那些疾病,治疗的希望也许就在找到治疗相应的细胞记忆的方法上。

 

这些细胞记忆和错误的信念与所罗门王在三千年前说的是一回事。它就是“内心问题”,是你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一一身体上、情感上,甚至是成功与失敗等问题的根源。

 

美国心能研究所数年来做过一些世界上顶尖的替代性临床治疗研究。其中一项研究绝对可以被归入“难以置信”的类别,但却是真实的。研究人员将人类的DNA放入试管中,让实验对象用手握住,并让他们去想痛苦的事——换句话说,就是回想有害的记忆。要产生痛苦的想法,不回想有害的记忆是办不到的。在做完这个步骤之后,研究人员将从试管中取出并检测,结果发现DNA被损坏了。接着,他们又将这个DNA放回试管,让实验对象再一次用手握住,这一次让他们去想美好的、快乐的事。研究人员也再一次发现,要做到这一点,不去回想一些美好的记忆是办不到的。之后他将DNA从试管中取出进行检测,发现损坏的DNA竞然被修复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者某些记忆似乎能够损坏DNA,但是健康的记忆似乎却可以治疗DNA。WOW!

 

纽约大学医学院临床康复学教授及纽约大学医疗中心内科医生约翰·萨诺博士认为,慢性疼痛和许多其他疾病都是因潜意识中存在压抑着的愤怒情绪而起:“你并不知道它在你体内,因为你意识不到。”这种愤怒情绪根植在我们的细胞记忆中,而根据心能研究所的发现,也正是它在实验中破坏了DNA。

 

2005年,在《早安美国》节目中,资深主播査尔斯·吉普森采访了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儿童医院的医学博士朗尼·杰特泽,他讲述了一件事,随后被《今日美国报》和《ABC晚间新闻》节目争相报道。据他讲,他们通过研究发现,家长的焦虑情绪会导致孩子出现慢性疼痛和其他疾病。换句话说,家长体内的压力会产生有害的细胞记忆,进而导致孩子身上也显现出压力。节目最后,査尔斯·吉普森总结道,那些让孩子们日渐衰弱的疾病似乎是由心理上而非身体上的因素导致的,这一点也得到了杰特泽博士的认可。类似这种关于细胞记忆的研究仍在不断浦现。

 

 

为什么正面想法无法治疗细胞记忆?


 

在看完心能研究所的研究结果之后,你可能会问一个问题:“我能不能想想快乐的事就治好所有的细胞记忆呢?”坦白讲,很遗憾,答案是“不能”,因为潜意识里有一种机制,保护这些记忆不被治疗。所以我们必须超越自我。

 

我们的记忆是自身健康的控制机制这个事实,被当做心理学的基础已至少有上百年了。这个观点开始被科学证实,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那些当兵的年轻人归国的时候。不少人那时身上都带着伤,尽管有些其实并没遭受到身体上的实际伤害,却出现了伤口。士兵们管这叫“吓昏了头”。这是我们第一次认识到头脑中的意识也能让身体生病。

 

谈论这些记忆也许会让我们想起心理咨询和治疗,但这经常会旧事重提,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揭开伤口。有人会想“这会让我情绪低落、筋疲力尽”或“我累了,不想再面对这些问题了”。许多人会说“我压根儿就不愿回想起那些事”。但对于“疗愈密码”,你完全不必担心。就像患有慢性足痛的乔一样,你可以对最烦扰你的问题使用“疗愈密码”,让它治疗与之相关的细胞记忆。对乔来说,比治好他的脚更重要的是他精神世界的积极变化,但是请注意一一他其实并没刻意去做什么。

 

要让治疗效果长期、持久,你就要治疗有害的细胞记忆。生活给我们留下太多记忆,这些记忆中包含不少情绪一一愤怒、悲伤、恐惧、困惑、愧疚、无助、绝望、自卑……多得数不完。要是有谁体内充满这么多情绪却连一点儿代价都没有的话,那才真说不通了。代价就是我们的健康、情感、事业等等。我们治疗的不能只是表面症状,还要解决问题的根源。为什么呢?如果你只治疗表面症状,那问题很可能还会再次出现,甚至变本加厉,因为导致症状出现的原因仍然存在。你要去解决的问题根源——也是我们在本书开头就请你思考的一有害的细胞记忆。